• 首页|
  • 时务|
  • 区县|
  • 文体|
  • 时事|
  • 观察|
  • 理论评论|
  • 专题|
  • APP下载|
  • womanchildbirth ,wwwktv2222

    来源:通化日报

    POST TIME:2020-4-4 22:40

    小宇/主编/摄影 凌晨1点,夜色正酣... 当王宝林师傅听到最近网络上很火的那个问题:你见过凌晨3点的城市吗? 他习惯性的舔舔嘴唇,笑着说:天天见! 王宝林是一名替醉酒者开车的代驾司机,而白天,他的身份则是一家企业的安保人员。保安的工作时间规律,每天下午结束工作后,回家吃完饭...晚上8点,都市里大部分人的夜生活开始的时候,打开折叠车的瞬间,他的“兼职代驾司机”的身份也立刻得到完美切换。 随着早几年前“醉驾入刑”,城市汽车数量逐年增多...内外因素影响之下,城市代驾行业迅猛发展,从前两年的十几家大小代驾公司到当下仅剩的几家,代驾被认为是从事着深夜里需求量最大的职业之一。 凌晨2点,建发大阅城中街的繁花酒吧,城市潮流男男女女夜生活聚集地, 和从夜店走出的男女青年各种花色的服装搭配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夜店门口等候着的和王宝林师傅一样的代驾司机们,空气中弥散着的酒精气味越来越靠近的时候,王师傅李师傅马师傅等迅速上前,此时...微醺或烂醉状态下的男女青年必定在迷糊当中会听到一句:请问代驾需要吗? 50岁的王宝林师傅在代驾行业里算是大龄了,虽说驾龄久、经验丰富,但是对于竞争激烈的各家公司来说,年轻人会更便利操作移动设备,学习新事物能力强,更便于接受统一业务培训。但是王师傅从业两年多零事故零投诉,所以便成为了公司里不多见的“老司机”。 在银川,和王师傅一样职业的人数量不少,单从他所在的代驾公司人人代驾来说就有500多位代驾司机,远处骑着小车在各餐馆门口来回寻觅客人的还有类似于E代驾和滴滴代驾这样的代驾公司的代驾司机,他们身上的工作服颜色自成一派,各自明显的区别开来。 和王师傅这种兼职司机不同,包师傅这种工作半年多的全职代驾司机从下午四五点就已经进入了接单状态,下午7点,他刚刚半小时前把一位应酬喝的不太多需要换地方的顾客从城东的一家酒店送到城南的一家餐厅赶下一场。 相对于王师傅这类喜欢和客人聊上几句的老大哥,三十多岁的包师傅属于话不太多的那种类型,由于白天单量不多,他习惯8点正式进入工作状态,其他时间都是在自己的车里睡一会儿,为夜晚爆单时刻养精蓄锐,算是正经八百的“都市夜行者”,由于经常工作到凌晨三四点,所以当上一单客人拍着座位指挥他如何加塞的时候,他只是尴尬一笑,也没有争辩...和喝了酒的人争辩是极不划算的事情,尤其是当天的第一单! 包师傅在做全职代驾之前是在东环批发市场做批发生意,关于这个生意的事情他不愿多提,中年危机侵蚀生活,住房压力、孩子上学...毅然换上了反光马甲,做起了全职司机。 相较于自己入职半年,包师傅很佩服虽说是兼职但已经入行3年的周师傅,周师傅代驾过的车近千辆,从大众、捷达这类车到保时捷宾利法拉利...周师傅指着手上的白手套说:这上面留下了无数豪车方向盘的痕迹。周师傅说上回开着一辆兰博基尼上路,瞬间都觉得意气风发,尽管这个感觉也只持续了二十分钟。 “凭咱们开这些车也只能是想想了,但是做代驾我真是把没想过的车都开了个遍...”周师傅说起这话的时候,还是满面笑意!周师傅每天随身带着反光马甲,在一家本地的海鲜酒楼里做后厨,到了晚上9点下班后,立马换上马甲,踏出酒店门口就能接到第一单的感觉是让其他同事非常羡慕的。 和周师傅一样能下班就换上马甲的还有在酒店做保安的张师傅,指挥完酒店客人停下车后,周师傅脱掉保安制服,换上自己的反光马甲,张师傅性格随和,驾驶平稳.... 在做保安之前,张师傅做个体生意,后来生意不景气,上有老下有小繁重的压力担负在身上,平时话不多,经熟人介绍算是在酒店里找到一份安保工作,酒店门口经常有代驾司机接单,时间长了,自己也有了做代驾念头... 作为替客人保驾护航,需要保证的自然不光是车辆和顾客的安全,自己也得偶尔小心。说道这一点,身为退伍军人的何师傅讲了自己做代驾两年多遇到的印象最深刻的事情:听从顾客意愿按既定路线行驶的时候,行至红绿灯路口等红灯,坐在后面的顾客突然情绪激动用粗鲁的言语命令:**!停着干嘛?!何师傅解释是红灯的时候,顾客甚至激动地坐起身劈头盖脸的脏话,伴随的对着何师傅的脖子上来了一拳! 那一瞬间,虽说是当了十年兵,面对一个还没自己身材高大,但是眼珠子快要爆裂出来的顾客,自己代价生涯第一次遇到这样的情况自己也懵了... 事后回想起来,何师傅说:可能是人在酒精的催化下,借助酒精在窄小的空间里,掌控欲也上升到了最强点! 当然,这样的事也是存在不多的,有时候还会有些非常温暖的客人,比如去年在解放街接到的一位客人上车后看得出何师傅当过兵,战友遇到战友惺惺相惜,这位客人随即让何师傅把车停在路边,凌晨空无一人的街道,客人让何师傅陪着他聊了两个多小时,临走坚持留下1000块钱让何师傅补贴生活。 凌晨三点,银川这个小城的角落里,除了几家夜店...大部分餐馆基本已经关门,热闹也归于平静... 周师傅从包里拿出一个那会儿买的炸饼,打开塑料袋咬了一口,对着我的镜头问:还有什么要问的吗?正当我要提问的时候... 这时候,远处一位走路摇摇晃晃挺着大肚子的男人朝这边挥挥手,周师傅赶紧收起饼子...手机插在折叠车车把上,以一种近乎于光速的速度消失在远处...... 文章来源:https://baijiahao.baidu.com/s?id=1602775897156305851&wfr=spider&for=pc

    Copyright © 2000-2020 CQNEWS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womanchildbirth ,wwwktv2222 sitemap